当前位置:首页  > 土拍视点--[专家]  > 正文

毛振华:房地产泡沫值得关注 若破裂将冲击金融体系

来源:

新浪财经

作者:

-- 2017-12-13

摘要 “2018年信用展望研讨会”于2017年12月12日在北京举行,中诚信集团创始人,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以“发展普通年,监管特殊年”为题发表演讲。

 

中诚信集团创始人,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

新浪财经讯 “2018年信用展望研讨会”于2017年12月12日在北京举行,中诚信集团创始人,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毛振华以“发展普通年,监管特殊年”为题发表演讲。

中国经济步入了新常态下的新阶段

从世界范围来看,全球经济基本上度过了2008年以来的金融危机,美国经济出现了约3%左右的增长,曾经负债累累的欧洲经济渡过了最困难的时期,特别是全球贸易有所复苏,这也是非常重要的信号。在毛振华看来,全球贸易复苏预示着全球需求的上升,也预示着对未来经济的拉动有了新的预期。

聚焦中国,已经进入了“缓中趋稳”的调整期、”筑牢底部“的时期。毛振华认为,中国经济政策有一个“成功的错位”——在全球经济比较差的时候,中国相对好一些;在全球经济复苏的时候,中国经济进入调整期。在他看来,中国经济依然处于“新常态”,但已经迈入了“新阶段”。

“提出新常态的时候,我们的经济是下行的。所谓新阶段,是指筑牢底部,不再是下行的趋势,是一个新的阶段,但还在新常态,因为新的动能还没有完全发挥作用,新的结构还没有完全建立”,他解释称。

从需求来看,外需出现了恢复性改善,国内消费需求也相对景气。从供给来看,规模以上工业增长速度有一定的恢复性增长,价格信号非常明显:PPI有比较强劲的恢复,CPI也比较稳定。另外,企业的盈利大幅上涨,市场基础有所改善,总体来看,企业盈利状况有所好转。宏观经济景气度和预期全面向好。

在如此好的形势下,中国经济是不是已经步入了新周期?毛振华认为,还不能这样说。他给出了四个原因。第一,全口径的固定资产投资完成和民间投资都出现了下滑。“投资完成的不够,既包括了现在的投资效率低,另外也反映出企业对未来的信心不足”。“2016年民间投资超预期的垂直下滑,引起了中央高度关注,中央提出了保护产权的文件,刺激了投资的信心。但是今年一季度以后,下半年又开始出现一个下滑期。所以,这不光是一个政治问题,投资是新周期很重要的指标”。

第二,内需看似好转的趋势是扩张性的宏观经济政策造成的。市场经济增长的力量仍然不够,财政赤字率在3%左右的红线,外部环境的改善是各个国家同步采取超常规的宏观经济政策的产物。“每个国家都想在经济下行期保持一定的增长速度,这些国家竞相采取了扩张型的政策。简言之,都是央行加大货币供给。所以,这么大的资金面前就算是经济有一个稳定,但是它的确是政策性的产物,并不是市场型的,也并不是得到长期稳定的考验”,毛振华表示。

中国的经济领域仍存在很多风险

毛振华指出,我国债务风险水平依然很高。总体上看,杠杆率水平有所降低,但基本格局并没有完全改变。在他看来,从债务来看,中国经济已经完全具备了常规国家经济危机的条件,但中国有自己的特殊性,不会爆发系统性的债务危机,“但是来一次小的危机也没什么了不起”,“危机之后的美国还是美国,所以,并不因为有一次危机就怎么样了。中国经过这么多年发展,不管政府、社会还是企业都有能力来应对一次危机”,毛振华认为,“危机是双刃剑,可以更彻底的重组和重新进行资源配置,也许有它的必要性”。

另外,尽管采取了很多预警措施,但是并没有制止房地产非理性的上涨,房地产的风险依然存在。毛振华指出,很多地方的房地产市场风险愈演愈烈,一二线部分城市仍有“秒光盘”发生,对新房价格实行限制,使得新房的价格低于二手房的价格,导致买到新房的人认为赚到钱了,这也是目前一个新的情况。

第三,在金融体系方面,金融领域已经超越了我们过去的产业,超越了过去对技术创新,对于其他领域的关注,成为整个经济政策的重中之重,也成为了全社会的焦点。

第四,毛振华认为,我国宏观经济政策翻开了新的一页:以防风险作为稳增长的前提。“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选择”。

经济政策的底线思维

在毛振华看来,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发生的主要原因是过度的货币化,金融机构的过度发展和金融自由化造成的。但为了应对危机的冲击,全世界并没有在根本原因上采取措施。在中国,不仅没有在防范方面采取措施,而且还采用了更大的货币化手段来应对危机。“从央行开始就加杠杆,每个企业加杠杆,层层加杠杆成了金融创新的特色”。

近些年来,“一行三会”出台了很多文件推动金融业“杠杆去化”,毛振华认为,金融监管的深化对金融界的压力比较大。“金融去杠杆的过程既要坚决,又要协调”,他分析称,“我国是机构监管,监管的格局是竞争性监管”。“一段时间之内,有些监管机构的方法是只保护自己的监管对象,希望风险在别的监管单位内爆发,把风险推到别的领域”,“这很容易因为监管过度而出现一些超预期风险的释放”。

毛振华呼吁,金融监管不能无序进行,“每个部门都想表现自己,为了防风险拼命出台一些收紧政策,可能会在非自己监管的机构引起连锁反应,特别要防止那些损人利己的监管政策”。

在谈到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时,毛振华认为,希望能结束多头监管、监管竞争、监管踩踏或者竞相放水的局面,能为中国的金融稳定带来新的监管格局。

第二,地方政府的债务率非常值得关注。但毛振华也强调,“中国的债务风险目前还在可控的范围之内,不仅总量在警戒线内,同时中国的政府有大量国有资产,净值仍然高于债券总值,这是一个非常有支撑的支撑体系。所以,相对其他国家来讲,我们要更安全一些”。

毛振华特别强调,房地产泡沫值得关注。房地产是金融工具中的主要抵押物,如果房地产价格出现暴跌,将会系统冲击我国金融体系,也将影响我国中产阶级。“大部分中产阶级都有房贷,如果房价跌破相当的水平,比如跌掉1/10甚至1/3,这也不是没有可能性的,因为扣掉1/10,1/3也就是前年的水平,跟5年前比还涨了几倍,也不是什么了不起,但即便,这样也可能就出大的问题,人民群众的获得感一下就是负值。所以,这是非常重要的政治问题”。毛振华表示,“不仅仅要防止资产泡沫的上扬,还要防止泡沫的破灭,这是‘双底线’”。

在债务方面,毛振华表示,我国总体杠杆率依然偏高,结构性风险比较大。“我国的债务率是在短期内急速上扬,浮动太快,债务的利用率、债务工具的效率没有达到其他发达国家的水平”。“我们去年把中国非金融企业的债务做了重新分割,因为里面包含了一部分政府融资平台,也包含了一部分国有企业,拿掉之后,我们的债务率也不低,政府那边也不低,,唯一不同的是,我们政府有国有资产,但如果出现经济危机的话,估值也会发生变化”。

毛振华表示,当前利率进入上行期,企业的债务压力就更大了。据统计,中国社会债务杠杆率很高,不仅是债务总额高,占比高,更重要的是中国的利息高。“我们要用占GDP15%的规模来支付利息,高点甚至达到了17%,这是人类历史之最”,他强调,“中国的利息很高,发达国家的利息即便在过去也是非常低的”。

2018年中国经济和政策展望

在宏观经济方面,毛振华认为将延续底部运行,明年GDP在6.8%-6.9%的水平,可能是前低后稳。明年固定资产投资的疲态仍然难以扭转,外需的改善存在不确定性,内需处于持续改善过程中,保持温和上升态势。

毛振华特别谈到了工资的问题,他认为我国仍处于工资上升、劳动力成本上升的通道之中,“中国要成民富国强,那么加工资是很重要的,只有加了工资才能解决中产阶级的问题,才能解决经济结构的问题”。

在房地产方面,投资下行难,价格上升难。

在货币政策方面,仍然会保持中性,财政政策在底线附近,难有大的作为。“现在3%的红线是要突破的心理障碍”。宏观政策会继续延续“双底线思维”。

毛振华认为,“2018年是创新的普通年,监管的特殊年”。“2018年的中国经济实际上是一个比较平淡的年份,看不到非常特殊的、新的刺激性因素,也不会出现特别大的风险”。他指出,“为了消化刺激政策所带来的风险,改变依靠货币扩张来维持经济增长的格局,在金融监管方面、防风险方面还会加大力度”。

毛振华认为,明年有“三大攻坚战”。首先是防范风险,第二是精准扶贫。第三是防治污染。“污染的防治是长期行为,我们要进一步开启新的增长模式,比如绿色金融会给业界带来一些新的机会,但是总的来看,它对原来过去的生产能力还会有所限制”。

“尽管要坚持发展,坚持需求创新,但明年还是一个普通的年份,不会是‘大干快上’的格局。对监管来讲还要提高认知,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成立是监管协调的基础上加强监管、防范风险,依然是明年经济工作的一个重中之重”。

毛振华还表示,1929年之后,全世界的经济危机都体现为金融危机,金融危机都体现为债务危机,而债务危机主要是债券危机。所以,依然要对债券市场,债券评级予以高度的关注。